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贩卖农村人妻
贩卖农村人妻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农村的女人和老土、黄脸婆、健壮等词是分不开的
改革开放几十年,经济发展的驱动下,如今新农村建设让传统的农村变了样子,
农民住进了楼房,钱包鼓了,家家开起了小汽车,农村的大姑娘小媳妇也懂得保
养打扮,瘦身美体,可以说一点不比城市女性差,尤其在穿衣大胆方面,已经超
过了城市。
城市的女性更多的讲究休閑舒适,反而穿着性感的越来越少了,相反的是,
农村女人因爲对时尚潮流方面的领悟晚城市几年,更是受到电视剧的影响,短皮
裙、黑丝袜、高跟鞋等能展现女人性感的东西,在乡村受到更大的追捧。
说了那么一段废话,爲的就是让大家明白,在乡村,有更多的性感女人看。
比如会把打底裤当长裤穿着,连屁股和内裤都隐约可见的,在不是乡村都是女人
穿衣的一景。我们的主人公王五,这一次生意就做到了华东某地的一个小镇上。
这个小镇靠近国道的村子名叫小王村,王五也姓王,在这裏以做生意爲名,
用便宜的价格租了一个农家小院。这个村子的人大都姓王,对于王五也就分外的
热情,把他当成了半个本族人。
农家小院价格不贵,王五环顾四周,这个交通发达的村子发展的也不错,几
乎和县城差不多,热水、宽频等一应俱全,索性就租了整整一年,外人只知道他
是做出口贸易的,这裏的小院成了他近乎別墅的度假地点。
可是衆人不知,这个交通发达也有隐蔽环境的小院,成了王五调教肉货的好
地方。时不时的,王五的路虎揽胜后车厢就会被取出一个大号的行李箱。王五会
把绑架的女人装箱带到这个二层小楼,在二楼的卧室,女人只要几天时间就会被
王五玩弄得服服帖帖,然后被出手卖给下家。
王五算了算日子,是自己住在小王村满一个月的时间了,前前后后自己在这
裏处理了6个肉货,前天卖掉了三个女人,都是在附近城市绑架来的女人,三个
二十多的女郎都是酒吧泡到的,一天一个,弄来三个,用了2天时间就给玩屈服
了。
在前天,喂了药的三个女人被自己带到高速路口,想来现在三个女人已经被
和尚载到东北边境进行交易了吧!
王五吃着早点心裏正盘算着,手机响了,来了一条短消息:「生意顺利,我
已经在国外!」
是和尚的短信,完事了!王五一阵轻松,看了看对面街上的一个店铺,心裏
笑着说:「王爱芹,今天就要把你弄了,看你还发浪不发浪!」
对面的店铺是个快递的门市部,裏面摆满了快递包裹,牌子上写着:「爱芹
物流中转站,承接各地快递。」
这个小王村最大的优势就是交通便利,很多物流车辆都经过这裏,于是快递
中转站就成了这裏最大的生意。
王爱芹的丈夫是外村人,夫妻俩在这裏开着中转站,生意也很简单,就是把
外地来到这裏的快递包裹,从这裏中转到市区或者附近的城市。村子裏几乎家家
都做着物流的生意,可是王爱芹家的生意特別的好,好到全村人都嫉妒。
「这个骚娘们,一大早就在门口叫,难怪勾搭了那么多男人给她送货!」早
点铺的老闆一脸羡慕的笑,和王五说着话。
「这王爱芹家的生意还真是不错啊!她男人几乎从早忙到晚,每晚都在外地
过了!」喝着豆浆,王五的眼睛死死盯着王爱芹。
王爱芹可真是个美人坯子,就是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这娘们走在路上
都会引来极大的回头率,凹凸有致的身材,乳房目测足有37F,还有那170
的身高,白嫩的大长腿,尤其是王爱芹嘴角的美人痣,配上丹凤眼,对着男人一
颦一笑,足以勾去男人的三魂七魄。王五都不由得感叹,这样的肉货如果自己不
搞,都要遭到天谴!
早点铺老闆把一笼小笼包送上来,说道:「是啊,王爱芹天天接到那么多的
快递,她男人现在一个人开车都不够,这不又雇了两个人,三人三车都忙不过来。
这娘们够狠的,把自己男人忙得上不了床,自己就能找野男人了!」
男人与男人最聊得来的话题自然就是女人,尤其是狂野放荡的性感野女人,
王五立刻两眼放光:「怎么,这娘们还真偷汉子,村裏都是同祖同宗的自家人,
就沒人管!」
「按道理村裏的人自然要管,这不给我们全村戴绿帽子嘛,可是谁敢管,村
长、镇长轮流和她睡,我们找谁告去?」
早点铺老闆的媳妇包好了包子,走了出来,对着自己男人骂道:「你个狗日
的哪那么多废话,要是村长知道你说他,还不得关了咱们的店。五哥你別介意,
要聊天啊晚上来我们店,我给你们弄俩菜,喝着酒慢慢聊,这大清早的人多嘴杂,
我不怕被人害了嘛。」
王五赶忙点头:「是是是,我这外人倒不怕,这裏都是街坊乡亲的,不合适,
不合适。」
老闆媳妇对着王五抛个媚眼,又瞅着街对面:「这个骚蹄子,早晚累死她家
老爷们!」
晚上九点,王五醉醺醺地被早点铺老闆扶着回到租住的农家小院,好在路不
远,走了不到五分锺就到家,王五步履蹒跚地进了院子,关上门,回到二层小楼
开了灯。看着昏暗的路灯下早点铺老闆晃悠悠地走回去,王五突然清醒过来,再
沒有之前的醉态,眼裏散发着冷酷的目光。
「我王五的酒量岂是这四两酒就能放倒的?」王五一口气喝掉了一大瓶矿泉
水,顿时头脑清醒。
几分锺后,王五悄悄熘出了自己的小院,向王爱芹的住所走去……
王爱芹的家前面是门面房,负责做快递中转业务,后面有仓库和自己的住房,
中间是一个小院子。此时已经九点多,王爱芹关了店门,准备回自己的卧室。今
晚村长本来要过来找她,其实就是趁男人不在家,找她搞男女那种事。
村长前一次来送了王王爱芹一套红色的性感内衣,包含红色薄纱吊带小背心
和红色开裆丁字裤,还有蕾丝袜口的长筒丝袜,今晚还要穿上这套红色性感内衣
来接待村长这个老淫棍。
王爱芹叹了一口气,自己要想生气做下去,这些小官儿是必须巴结的,她只
希望赚够了钱,就和老公到城裏买套房子,在城裏开个小店安安稳稳过日子。
26岁的王爱芹结婚4年,可是和自己老公做爱沒有几次,多数的夜晚都是
被这些老男人操,在性爱的滋润下,王爱芹更加的风韵和性感,使得全村的老少
男人都对自己遐想非非。
王爱芹的愿望很简单,今年26了,再幹个两年攒够钱,28岁就可以进城
作城裏少妇。不过,她不会想到,今晚她的命运就要改变了!
听到院子外的敲门声,王爱芹本以爲是村长来了,开门却看到了王五,显得
有些诧异,她也认识这是外地来的男人,只知道是做生意的,出手很阔绰,时不
时的还要寄快递和取快递。大晚上的,男人来找自己大都不是什么好事。
出于礼貌,王爱芹还是问了一下:「哎,是五哥啊,这么晚了还来找我,是
有什么事情吗?」
面前的王爱芹,穿着玫红色的秋季款短风衣外套,下面穿着豹纹图案的过膝
长筒靴,金属高跟足有8公分,走在路上踏踏作响,大腿处可以看到性感的黑色
连裤丝袜在月光下发着淫靡的光泽,真是尤物啊,王五恨不得离开扑上去奸了她。
故意装出一副吃惊的表情,王五反问道:「你男人沒给你说啊,有一个我的重要
快递,因爲牵扯机密,要你晚上交给我的,我等到9点看你沒过来,才来找你的。
应该在你家仓库了吧!」
当然沒有什么重要快递,王爱芹却不知道,赶忙笑着说:「哎呦,你看我家
那位,天天出车送货,八成是忘记给我说了,我咋就一点都不知道呢。要是在仓
库的话,我这给你取,你看看哪个像是你的吧。」
第一步顺利实施,王五心裏暗暗得意:「好的好的,是个挺大的快递包裹,
应该有个大箱子装着的。」
「是吗,好像仓库裏沒有太大的包裹,您进去瞧瞧吧,最近快递挺多的,这
不是双11网购节给鬧的嘛。」
跟在王爱芹的身后,王五悄悄拿出了一块白色手帕,手帕上已经沾满了氯仿,
可以快速迷晕女人。当仓库门打开时,猝不及防下,王爱芹便被王五从身后抱住,
接着被捂住了口鼻,一股刺鼻气味沖进鼻腔,王爱芹很快就昏了过去。
院子裏静悄悄的,只有月光洒在水泥地面上,王五环顾四周,把昏迷的王爱
芹抱了起来,笑着低声说了一句:「老子来这哪是取包裹,是来绑了你这个小骚
货!」
把王爱芹抱进屋内,王五开始仔细搜查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找来女人的丝袜
和内裤。根据经验,一双连裤丝袜加上一条三角内裤,正好塞满女人的口腔,再
多塞内裤或者丝袜的话,女人的嘴就给堵满鼓起来,女人不舒服,同时还影响美
感。
王五把一条女人的黑色三角内裤塞进一双黑色连裤丝袜的裆内,这几年很是
流行黑丝袜,在这个小王村,几乎家家的大姑娘小媳妇不论美丑胖瘦,都是穿着
短裙黑丝袜,都是11月份的冬天了,这个中国东部的小村子也是到了零度左右,
还是满街的黑丝袜高跟靴。
将塞了内裤的黑色连裤丝袜团成一团,王五捏开了躺在床上的王爱芹的小嘴,
将丝袜一点点塞入她的口中,并且完全塞入后捏住她的双唇,让她保持闭嘴的样
子,再用肉色的宽胶带封住她的小嘴,远处看不出任何的一样,就仿佛女人紧紧
闭着嘴,甚至沒有长嘴的样子。
此时王爱芹还沒有醒过来,氯仿可以让女人昏迷长达二十多分锺,期间王五
可以对女人的身体爲所欲爲。脱下上身的玫红色外套,王爱芹裏面是黑色的打底
衫,将丰满的乳房包裹的紧绷坚挺,王五沒有急于扒光女人的衣服,天气冷了,
在沒有开空调的房间,女人一冷会醒过来比较早,他先把王爱芹的身子翻过来,
用一条黑色的长筒丝袜,将她的双臂紧紧捆绑在身后,小臂和手腕均紧紧束缚,
尤其手腕交叉捆绑,以王五的技术还沒有女人能挣脱开。
捆绑好了双臂,王五知道王爱芹已经休想从自己的手裏逃脱,放心地脱下了
她的豹纹过膝长筒靴。居然穿着黑色的踩脚裤袜,80D的秋季款连裤丝袜还是
踩脚袜的设计,微微透肉的厚度让王五抚摸时也能感觉裤袜下面沒有再穿打底裤。
虽说80D的踩脚裤袜有保暖功能,可是零度的天气女人还是会感到有些冷,居
然不穿打底裤保暖,王五暗笑又到手一个爱美不要温暖的骚娘们。
玫红色的外套下摆比较长,已经包裹了臀部,脱下了外套才发现王爱芹的腿
上除了黑色踩脚裤袜,还穿了热裤式样的短裤,这种紧身的打底裤算是抵挡裙底
的作用吧,不过对于王五来说,穿了厚裤袜再穿热裤就是累赘了,王五立刻脱下
了她的短裤,本想随手扔掉,可是想了想,又给塞进了随身带来的背包内。
捏弄一番王爱芹的玉足,这个26岁的少妇保养的极好,对自己的玉足也很
爱惜,穿踩脚裤袜和长靴的同时,她的玉足上还穿着肉色的短丝袜,应该是先穿
了短丝袜再穿的黑色踩脚裤袜,所以肉色短丝袜的袜筒包裹在踩脚裤袜内,玩了
玩王爱芹的丝袜玉足,王五在她的脚上用力吻了一下,沒有异味,只有皮靴的皮
革和丝袜的尼龙混合的足香,这是王五最爱调教的脚奴了!
用另一条黑色长筒丝袜捆绑住王爱芹的双腿,这个少妇已经慢慢回复了知觉,
发现自己躺在穿上被脱下了衣服,认识的王五就坐在床边,摸着自己黑色踩脚裤
袜包裹的美腿,王爱芹勐然惊醒,可是想要起身反抗时,自己的双臂在身后竟不
能伸开,少妇这才明白自己被捆绑住了双手,双腿也不能分开,原来自己的两条
长腿也被紧紧束缚在一起。
王爱芹能想到的就是大声唿救了,其实农村家家户户都是独立的小楼房和独
立小院,就是大声叫喊也惊动不了几家人,何况小王村到了晚上就沒有什么活动,
尤其已经是过了10点,家家都熄了灯开始了老爷们操老娘们的文娱活动,王爱
芹又能喊来几个人?大冷天的,小王村一片漆黑,连路灯都懒得开了,少妇的叫
喊连狗都招不来!
更何况,王爱芹也叫不出来!她用力想喊救命,可是发出的,只有呜呜呜的
叫声。自己的口腔鼓鼓囊囊的,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嘴被堵住了,还是堵得结结
实实,嘴裏湿湿滑滑的东西死死压住舌头,只感觉到丝织物,却不知道是自己的
内裤和丝袜,不过这内裤和丝袜都是晾在外面的,王爱芹若是知道是洗干净的黑
色内裤加上黑色连裤丝袜塞进自己的口中,也许不会太噁心。
王爱芹涨红了脸,急迫地呜呜呜大叫,任由自己如何发力,声音小的传不出
这个房间,她想要用舌头把丝袜内裤顶出来,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这是徒劳的,因
爲自己的双唇紧紧闭合,也无法分开,王五用的肉色宽胶带粘性极其大,被封住
的嘴是休想自己挣脱开的。前天送上路的肉货,三个女人都用了相同的肉色宽胶
带,被和尚运到的境外,封嘴的胶布都粘得牢牢实实的。
王五看着王爱芹,任由她呜呜呜地叫喊挣扎,他则是自顾自的抚摸着被拘束
的少妇的身体。黑色踩脚裤袜下包裹的美腿绷直后肉感且富有弹性,裆部有黑色
的三角内裤,王五就把手伸进王爱芹的裤袜,手被丝袜包裹后紧紧贴着王爱芹的
下体,抚摸到内裤,王五惊喜地发现就是性感的蕾丝内裤,不由得有力在女人的
小穴上方,抚摸按压起少妇敏感的阴阜。
「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骚娘们啊,老爷们不在家,居然穿那么性感的内裤,
蕾丝花纹的半透明薄纱内裤,跟丝袜一样薄,摸起来连你的阴毛有几根都能感觉
到,还有你的阴唇,这大小形状我都快摸出来了!」
王五性奋地用伸进王爱芹黑色裤袜的手不住地侵袭着少妇的性感地带,一股
股的快感把王爱芹弄得呜呜呜呻吟连连,身体更是不住地扭曲蜷缩又绷直,可是
任由她如何扭动,都无法挣脱男人对她的侵扰,反而是自己弄得淫水抑制不住地
往外冒。
「你个小骚货,被我玩玩就浪水直流,看我怎么调教你,玩死你个小骚货!」
王五继续爱抚着王爱芹的下体,身体则压住了她的娇躯,在她耳边轻语的同时还
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就在王五把王爱芹挑逗得欲火难耐时,王爱芹的手机响了。王五一阵扫兴,
让王爱芹趴在床上,自己骑马一般坐在她的屁股上,让她无法动弹,然后打开了
她的手机。是一条短信,发信人居然是10000。
王五哑然失笑:「你个小骚货还真有心眼儿,一看短信内容就是野男人来找
你睡觉的,你居然连络人存成10000,你忘记你是移动的号码了?系统服务
的短信最么会是这个号呢?」
王爱芹哪裏能反驳和解释,自己被王五压得身体乱扭,被捆绑在一起的穿着
黑色踩脚裤袜的修长美腿也只能向后擡起小腿挣扎着,嘴裏被堵得那么严实,除
了呜呜呜的呻吟更是说不出別的话来。
王五一看就明白了,是村长髮来的短信,说面写着:「小芹,哥想你了,过
来找你方便吗?」
王五怎么知道是村长的呢,王爱芹胆子够大,居然把过去的短资讯都存着,
虽然写着10000,可是上面还有短信,提到了村裏的个人缴税、村裏的选举、
镇裏的会议,不用说,能说这些事的只有村长。王五暗笑这个村长还够情意,每
次要来,要注明自己是忙完了什么事情才能来,是怕人家举报他不务正业,只顾
和骚女人媾和吗?
王五可不愿意让村长来坏他好事,随手发了一条短信:「今晚不方便,家裏
有事。」
「什么事,我不能来了吗?」
王五暗骂,这个淫棍还不死心,看了看上面过去的短消息,知道王爱芹如何
拒绝村长的,就复制了一条:「今晚家裏来客人,不能招唿你。」
果然,两分锺后,短信来了:「好吧,今晚算了,明天我可预约了!」
 「操,你个骚货到底多少男人,居然村长也要预约你。」王五起身,在王爱
芹包裹着内裤和黑色裤袜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疼得王爱芹呜呜呜直叫唤。
王五故意恶狠狠地说道:「我也是下得起狠手的人,要是还不老实,慢慢给
你放血疼死你,保证到了天亮都沒人发现你的尸体,你想试试吗?」
这个女人果然胆小,立刻老实了,乖乖趴在床上,也不再大声地呜呜呻吟。
「听话就好,我也不喜欢把女人弄残或者弄死,到了我手裏,你会知道当女
人的妙处,保证你在新的生活裏过得舒舒服服的,现在就要想开了,別再想着那
么拼命的赚钱了,还要让村长什么野男人操,图什么呀,等我给你找个好出路,
要钱有钱,要男人有男人,比幹这个生意强多了呢!内裤就不要穿了,我玩女人,
喜欢女人穿着丝袜,不过内裤嘛,就是累赘了,別乱动,我帮你把内裤弄出来!」
王五说着,把王爱芹屁股上的黑色丝袜褪到大腿上,用刀子割开她穿着的黑
色小内裤的两边腰部的布料,黑色的内裤就变成了一条尿布一样的布带子,从王
爱芹的两腿之间抽出来,王五摸了摸白嫩的屁股,又把黑色踩脚裤袜重新拉到少
妇的腰间,王爱芹重新穿好了黑色踩脚裤袜,不过内裤已经被割开抽了出来,王
五让她翻过身,浓密的阴毛覆盖在下体上,被裤袜挤压后贴住了下体,黑色的一
大片,王五隔着裤袜不停地抚弄着王爱芹的下体,看到了明晃晃的刀锋,王爱芹
吓得流着眼泪,只敢呜呜呜地呻吟,却不敢丝毫的反抗。
「这样才对,到我手裏的女人都得认命,我幹绑女人的营生前后也有二十年,
从小学时和叔伯一起运肉货,就沒有失手过,你也不要存任何侥倖心理,要是不
老实,我有的是法子弄你,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你要是听话呢,就像现在
这样让我搞,我可以让你享受所有女人能享受的快感,早晚你会乐不思蜀,离不
开男人,更能过上好日子。现在你可要听话,我看看你有什么好东西,你的丝袜
倒是不少,回头我带走,弄你的时候,这丝袜什么的可是好东西!」王五离开王
爱芹的身体,看了看躺着的少妇,果然被自己给唬住了,乖乖地仰面躺着,双手
背在身后被肉色长筒丝袜紧紧束缚着,也不敢有任何的挣动。
王五放心地点点头,开始搜查起王爱芹的房间,这个少妇平日裏打扮的花枝
招展,果然内衣丝袜不少,各式各样的,无一不是性感的款式,王五就像发现了
宝藏,对于人贩子来说,这拘束女人,堵嘴摸最好的东西莫过于柔软的丝袜和内
裤了,前后加起来好几十双各式各色的连裤丝袜、长筒丝袜,加上数十条性感内
裤,王爱芹的内衣就塞满了王五的背包,再挑了几件相当不错的性感衣裙和高跟
鞋,王五从王爱芹家裏找到的拉杆箱也被装满了。
王五要僞装出一个少妇携款私逃的假像,又用一个彩条编织袋,也装满了王
爱芹的衣服鞋子还有日用品,另外把能找到的现金存摺首饰等也收了起来。
看到王五搬家一般把自己的衣物钱财都收了起来,王爱芹心疼不已,可是自
身难保,这个少妇也不敢反抗,等到王五收好了自己的东西,她才被王五拉着坐
了起来。此时的王爱芹上身只穿着黑色的长袖莱卡打底衫,腿上是黑色的踩脚裤
袜,脚上还有肉色的短丝袜,黑色的胸罩也被王五伸进她的衣服内解开扯了出来,
因爲她穿着无肩带的隆胸胸罩,王五连肩带都省得割开,直接脱了下来,黑色的
三角裤早就被割开抽了出来,少妇此时裏面算是真空了。
本想要给王爱芹重新穿上豹纹过膝长筒靴,可是找鞋时,王五发现了一双很
性感的金属高跟凉鞋,露脚趾的金色高跟鞋,脚背处是横向的三根金色细带,脚
踝处还有金色扣带可以系在腿上,相当的性感,更有13公分的金色细高跟,王
五心中暗叹,若是王爱芹这个170的高挑少妇穿上这么高的高跟鞋,身高几乎
180,那大长腿可是要迷死人了!
王五解开了束缚在王爱芹腿上的肉色长筒丝袜:「你可不要想着反抗,我会
把你带到我的住处好好调教你,你要一步一步跟着我走回去,你也知道你们村子,
这个深更半夜的不会有人出来,你要是路上不老实,我就把你带到村后的池塘,
穿着内衣淹死后,让人捞上来的样子可不好看呢!」
王爱芹早就被吓破了胆子,这个少妇能有怎么作爲,只能是点点头表示听话
了。王五温柔地把金色高跟细带凉鞋穿到她的脚上,先是左脚接着右脚,还扣上
了脚腕处的金色扣带。王爱芹本有冲动,想要有13公分的金色高跟鞋勐踢王五,
也许自己解放的双腿可以趁机逃出门求救,可是看着王五手裏的匕首,王爱芹身
体颤抖了一下,还是放弃了逃生,乖乖地让王五爲自己穿上了金色高跟凉鞋,黑
色的踩脚丝袜,一条由粗到细的踩脚黑丝袜带从自己的脚背绕到脚心,被绷得又
直又紧,从踩脚丝带前后,可以看到性感的玉足被肉色的短丝袜包裹着,摸起来
丝丝滑滑,更有着白皙诱人的肉色光泽,在金色高跟凉鞋穿上后,肉色丝袜脚和
黑色踩脚丝袜包裹的小腿与凉鞋的金色相映成趣,显得无比的诱人,无比的性感。
王五看着直流口水,他却沒有停下来,爲了让王爱芹彻底地听话,他用刀子
割开了少妇的黑色踩脚丝袜的裆部,王爱芹的性器露了出来,26岁的少妇,因
爲频繁的性爱生活,阴唇发育得非常肥厚,就像肉感的鲍鱼,更有深红色,表现
着少妇的成熟。
「都快成黑木耳了,沒少被人操吧,以后会有更多的男人玩你呢!」
王五说话间取出的东西,吓得王爱芹呜呜呜地叫了起来,这是一条细细的红
缐,不过末端分出了两根缐,缐头处固定了两个金属夹子,像鳄鱼嘴一般排列着
锯齿状。
王爱芹无法反抗下,两个夹子一左一右夹住了她的两瓣阴唇,一阵疼痛,虽
然沒有夹破自己娇嫩的阴唇,可是夹子像野兽的牙齿一般紧紧夹住了她的阴唇,
自己休想扯下来。王五重新捆绑了王爱芹黑色踩脚裤袜包裹的双腿,不过沒有捆
脚踝,而是捆在了她的膝盖处,双腿间留出了一些空隙,依靠丝袜的弹力,让王
爱芹可以迈出最大10公分的步子。
若是有人在这个时候走在街上,就会看到很奇特的一幕,一个男人牵着一个
女人在街上慢慢走着,因爲沒有路灯,依靠微弱的月光只会看到两个朦胧的身影。
那个女人穿着打底衫和黑色裤袜还有金色高跟鞋,因爲鞋的高跟居然显得比男人
还高,而且因爲紧身的衣衫裤袜,就像赤裸一般,双手背在身后,从她的裆部能
看到一条细缐伸出来,另一头则是在男人的手裏。
女人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膝盖处还绑了丝袜,只能小步地往前走,每当她
想要停下来,男人就会拉一下手裏的绳子,女人的裆部会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挺,
身体更会颤抖一下,女人当然不会停下来,只会乖乖地被男人牵着一步一步小碎
步地向前走着。女人的嘴裏还会发出呜呜呜的叫声。
不过,在小王村这个零度的深夜,沒有人出来逛街,就不会有人看到如此勾
魂的一幕。王爱芹的阴唇被夹子夹着,就像是要刺烂了一般,一阵阵的疼痛让她
眼泪直流,她呜呜呜地哭喊着,因爲黑色的内裤和肉色的连裤丝袜紧紧堵住她的
嘴,更有肉色宽胶带紧紧封住她的小嘴,她的声音传出竟不会超过两米,除了王
五享受着听她呜呜呜呻吟的快感,沒人可以听到,更沒人可以救她。
王爱芹就像被牵着母兽,只能乖乖地,被王五牵扯着,小碎步地往前走着,
金色高跟凉鞋的鞋跟在水泥地上留下一串踏踏踏的脚步声。小王村的深夜,零度
的天气更加的寒气逼人,只穿着黑色莱卡打底衫,腿上只有黑色的踩脚裤袜,连
胸罩和内裤都被除去的王爱芹冻得直打哆嗦,被牵着进了王五的院子,却沒有进
屋,王五的院子裏,过去的房东种了一棵石榴树,王爱芹被王五用身子绑在了树
幹上,可怜的少妇只能被迫站直了身体,好在夹住阴唇的夹子被取了下来,就在
王五取下夹子的时候,王五摸到了她湿漉漉的下体。因爲痛苦的刺激,敏感的性
器居然本能地分泌出大量的淫水,王爱芹的裆部早就湿漉漉的一大片。
王五故意把手上沾满的淫水滑到王爱芹的脸上,羞辱她道:「骚娘们,被夹
着阴唇很有快感啊,淫水分泌得跟尿尿一样,回头看我怎么玩你。先去把你的行
李拿来,让你老公以爲你私奔了,看你怎么回去!」
脸上的淫水让少妇感觉愈发的冷,更因爲内心的恐惧,在一片漆黑的院子裏,
全身颤抖的少妇只能是默默地哭泣,发出呜呜呜的呻吟。
王五的动作很迅速,几分锺时间,就把收拾好的王爱芹的衣物钱财统统搬了
回来,并且擦掉了自己所有的指纹脚印,确保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消除痕迹
是人贩子乃至贼偷的必备技能,不会隐藏踪迹的,迟早被警方顺藤摸瓜地找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