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乱伦悲剧
乱伦悲剧
十八年以后,曾庆平已长成一个1.70米个头的一个英俊小伙子。思念母亲,渴望见到母亲的心情与日俱增,有时看到一些孩子在母亲怀里撒娇,父亲亲吻着儿女嫩嫩的脸庞,他都情不自禁投露出羡慕的目光。他也有母亲,可是因为父亲暴戾,母亲远走他乡,他过的是没有母爱的日子

  妈妈走了,父亲与舅妈私混,常常半夜才回家,后来婆婆也死了,在那高高的楼子坪山上,一座破烂的房子里,仅有他和年幼的妹妹饱一顿饥一顿地生活。他做错一点事,就会引来父亲的一阵暴打,罚跪、饿饭,是他的家常便饭。小学读到三年级,因为家里特穷,缴不起学费,父亲也不管他,他就干脆辍学了。

  多年来,曾庆平始终珍藏着母亲抱着他的照片,常常在睡梦中梦见母亲,他渴望得到母爱,多次去姨妈家打听母亲的地址,却绐终没有人告诉过他,母亲在在那里?但是庆平寻母的执着,感动了三姨,终于在2005年4月的一天,家住打通镇马颈村的三姨黄正先告诉了曾庆平母亲现在合川的住址和电话号码。接到这个信息后曾庆平当日就去合川找母。几经周折,曾庆平找到了母亲的家,曾庆平的到来让黄正容又惊又喜,儿子长这么大了,但这是不是真的呢?她赶紧打电话向远在打通的妹妹核实,得知的确是自已的儿子后,黄正容悲喜交加。黄正容现在的丈夫王辉平常年在外打工,只有黄正容和她的儿子常在家里。

  曾庆平见到了妈妈,儿时的记忆复活了,妈妈有一双大眼睛,丰满的的身段,曾庆平好高兴哟。黄正蓉做了满桌的好菜,还有好酒让他尽情地喝。黄正容也陪着儿子喝了几杯酒,感到周身燥热,便脱下外衣仅穿一件汗衫,露出了高高的胸脯。黄正容觉得欠曾庆平太多,便弯下腰不住地给庆平夹菜。曾庆平看到了妈妈弯腰露出了深深的乳沟,那高高的乳峰藏匿在汗衫中一动一颤的,曾庆平眼光不由得随之扫来扫去,看得脸红耳热,呆住了。黄正蓉看到曾庆平身上脏兮兮的,便亲自给他打来热水,亲自给他洗澡。她轻轻的给庆平揉搓、抚摸……曾庆平被母亲的揉搓弄的心慌意乱,生理上的慾望也升腾,他冲动地抱住母亲,贪婪地嗅着从未嗅过的女人味,幸福之情洋溢在脸上。这个还不醒世事的小青年,他并不知道,从此他已经陷入一个可怕的陷阱,开始了他的死亡之旅。

  曾庆平挨着黄正蓉沈沈睡去了,黄正蓉却睡不着,这一幕太突然,她也无法抵制。她是一个普通女人,也需要性爱,然而,男人长期在外打工,为节省路费,一般都是在过年才赶回来,年过了又要走,她常常处于一种生理饥渴状态中。今天的行为令她后怕,她清楚地知道,睡在自已怀里这小男人是自已的亲生儿子。她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终止这种畸形的爱,让曾庆平回去。

  可是曾庆平完全沈浸于爱中不能自拔。第二天他激动地给当村干部的堂哥打了一个电话:“我已经找到妈妈了,我再也不娶媳妇了……”他和母亲一起住了十天,希望母亲能和他一起回去,黄正蓉就是推三推四,就是不愿意。

  曾庆平生气了,他坐在院子外面的土堆上一口一口抽着闷烟,他不吃不喝,也不理黄正蓉。黄正蓉心疼儿子,见他生气,只好叫小儿子王洪军去叫哥哥回来吃饭。曾庆平对黄正蓉说,你不回去,我就饿死在这儿!曾庆平的话令黄正蓉震惊、无奈,她十分清楚,她和儿子这种关系叫母子乱伦,要遭千人唾骂,可是曾庆平已深深陷入这种情感中去了,怎么办呢?思前思后,黄正蓉决定把庆平送到重庆,然后设法甩掉他。

  他们来到重庆,在一家旅店住下来。黄正蓉给了庆平5000元钱,就不辞而别了。实际上她并没有走远,而是在暗中窥视曾庆平的一切。曾庆平一觉醒来,发觉母亲不见了,便四处寻找,母亲为什么不爱自已为什么要离开呢?曾庆平难过得泪流满面。曾庆平绝望了,他觉得这样活着不如死了的好。曾庆平在旅馆里不吃不喝。在暗中观察儿子的黄正蓉见儿子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心疼的很,最终儿子的行为战胜了她。

  母子畸爱意绵绵 父子反目仇更深

  曾庆平带着母亲回到了家中。有了母亲,曾庆平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手脚勤快,干活时还哼着歌儿。黄正蓉回到家曾显文也显得特别高兴,可是黄正蓉仅与他同睡了两夜,第三天清晨,曾显文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的黄正蓉不见了,找来找去,他听到黄正蓉在儿子房中说话的声音,但儿子房门紧锁,曾显文不敢多想,但一团疑惑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第四天,母子二人便离家到广东东莞打工。曾庆平在建筑工地上措到一份工作,黄正蓉却没有老板肯接她。母子二人租了一间小屋,只有一间床,两人都在一张床上睡……二人明为母子,实为夫妻,这是乱伦!房东实在看不惯,便向当地派出所举报,曾庆平被拘留,然而因为没有确切的证据,曾庆平母子化险为夷,此事不了了之。

  三个月后,因为挣钱太难,母子二人吃不消这样的苦,便又双回家。回到家中,母子二人便明目张胆地同居,母子十人在床上的行为也被曾显文通过门缝看的一清二楚。

  不知是处于妒忌还是愤怒,曾显文总觉得胸堵的慌。终于曾显文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打了曾庆平:“你这狗东西,没本事在外头找堂客,倒有本事偷你妈了!跪倒!”曾庆平自知有错也不敢反对,跪在地上求父亲饶过他。气愤的曾显文拿起木棒狠命打。黄正蓉心疼儿子,见曾显文这样打儿子便过来帮忙,可曾显文又挥起木棒打黄正蓉,黄正蓉跑到厨房抓了一把菜刀逼过来:“你再打他,老了砍死你!曾显文做梦都没有想到以前任自已打骂的黄正蓉为了儿子竟敢拿刀来砍他,他也被吓破了胆,曾庆平完全沈浸于与母亲这种畸形的情爱世界中了。他与黄正蓉形影不离,情同热恋中的情人,而且还渐渐公开化,村民们不敢说他。家庭矛盾在加剧,冲突时有发生。2006年2月的一天深夜,曾庆平与曾显文父子俩因为一点小事情打了起来,黄正蓉过来帮忙,打曾显文往死里打,曾显文寡不敌众,只好夺门逃出来,曾庆平母子紧追不舍,幸好田埂拐弯处有一丛灌木,曾显文用衣服包着头,躲藏在里面,这才捡回一条命。

  曾庆平还经常“教育”曾显文:“妈是我接回来的,就该是我的,你只要安份,不外讲,我们就没事”。黄正蓉也理直气壮,曾显文虐待过她,害死她哥哥,她就是不和他睡,就是要这样报复他。

  曾庆平的性格越来越暴燥,稍有不如意他就会大打出手,而且还往死里打,时间一长,曾显文也怕他了,重话都不敢说他一句。

  曾庆平对曾显文也有防备,他怕母亲又跟老头好上了,平时三人在一起吃饭,如果黄正蓉和曾显文坐得近了一点,曾庆平眼一瞪,黄正蓉就得乖乖地挪开身子。今年5月份在深圳打工的曾庆芳回到家中,看到哥哥与母亲的行为不正常,而且哥哥打父亲就像打儿子一样,她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委婉地与曾庆平谈了一下,要哥哥不要这样了。曾庆平不但不接受还一巴掌打过去,并大骂:“你少管闲事!再管,老子砍死你!”曾庆芳哭着跑开,第二天就离家走了。曾庆平的几个哥们也劝说他这样做是不对的,要他娶一个媳妇,但庆平说,我再也不娶媳妇了,我要保护我妈!

  子死非命谁之过 心灵拷问无绝期

  俗话说,家丑不外扬,但曾显无法忍受这样的家丑。2005年7月、9月,曾显文现次到打通镇调解办反映情况,调解办人员调查情况基本属实后,便到曾家调解此事,对曾庆平母子进行教育。可是调解人员前脚走,曾庆文就被曾庆平暴打一顿,曾庆平说,看来我跟老头只能是仇人了,有他无我,有我无他。因此,曾显文在家里过的小心谨慎,然而就是这样也免不了要遭曾庆平无端殴打。他在困境中煎熬,而曾庆平母子气焰更加嚣张,白天,他们当着曾显文的面,打情骂梢,亲吻拥抱;晚上,关起门窃窃私语、翻磙云雨……曾显文只能从墙洞中窥视,往往羞愧难当,恨不得一头撞死。他说:“我如果有相机,一定要把他们照下来……”“堂客偷人,我可以人赃俱获,但,这嫖客是我儿呀……” 然而,曾庆平母亲之间的畸爱已经陷得很深了。曾庆平认为他爱母亲是非常神圣的,不允许任何人对他说三道四,并且公开扬言,谁敢指责评说他,他就敢打人、杀人。曾庆平原来一到热天就爱打赤膊,现在还经常赤身裸体在家里走来走去。

  2006年5月12日,忍无可忍的曾显文再次偷偷来到打通镇,向派出所和政府反映情况,坚决要求处理这件事。

  第二天,打通镇调解办、打通镇妇联、打通镇派出所三方工作人员共同来到下沟村处理曾显文家事,工作人员在下沟村进行了调查、分别对三人进行了询问,然后对曾庆平做了耐心、细致的工作,并从道德、法律等方面分析,严肃指出,与母乱伦,人所不齿,法所不容。曾庆平低下了头,承认了与母亲乱伦的事实,并保证不再重犯。随后写下了书面保证。

  三方人员也分别与黄正蓉谈话,可她大大裂裂,百般狡懒,大谈曾显文过去打她,与嫂子勾搭成奸之事,就是避开谈与子乱伦的事。妇联主任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犯罪!你知道吗?你利用了从小失去母爱儿子的恋母情绪,与儿子乱伦,使父子二人反目成仇,这就是你的报复?你这样下去,后果是必然的,那就是其中一个死亡,一个被枪毙。你未必就能逃脱干系?”黄正蓉承认了与子乱伦之事,表达了愿意改正的意愿。在三方人员的督促下,曾庆平自己铺好一张床与母亲分开睡。

  矛盾暂时平息,但矛盾并未真正得到解决,事隔不到一周,曾显文又发现曾庆平和黄正蓉睡在了一起。但曾显平怕儿子杀他,也就不敢声张。

  6月15日中午,曾庆平在猪圈旁被一条小蛇咬了一口。虽然当时就火辣辣的疼而且随后还肿了起来。到了下午4点多钟曾庆平鼻子出血,全身无力昏昏欲睡,黄正蓉才急得叫曾显文去吹角请来乡村医生,医生查看伤口后建议他们送镇医院。因为没有钱送大医院,黄正蓉求乡医开药。

  曾庆平被蛇咬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曾显文也乘机数落黄正蓉不是东西,要黄正蓉不要在家里丢人要她和儿了磙出去。黄正蓉也不示弱,一把抓住曾显文的衣服撕打起来。曾庆平本是躺在床上本已精神萎靡,可他一看黄正蓉处于劣势,就挣扎着要下床帮忙,他竟下床站在了地上,双手作好架势说:“要打吗?来呀!”曾显文一看就来了气,你都这样了,还要起来帮忙,老子过去打不过你,今天老子就要打死你!他也不顾及什么后果,顺手拿起门背后的一根铁钎,对着曾庆平的双肩、腿上一阵乱打,鲜血四溅,但曾庆平咬紧不吭声也不求饶。曾庆文积淀了多年的怨气此时喷发而出,他越打越起劲,越打越勐。铁钎乱打,鲜血四溅……曾庆平开始还在上磙动,后来再也磙不动了,躺在地上。黄正蓉摸着曾庆平的手,心一酸,眼泪涌了出来。

  曾显文冷静下来后,看见躺在地上的儿子,他又后悔了。儿子已伤成这样,万一……他不敢想下去了。黄正蓉躺在床上流泪,曾显文坐在床边默默不语,心里七上八下翻腾……过了很久,他再去摸曾庆平时,发现他手脚在慢慢变硬……曾庆平死了。是什么原因使这个年轻的生命早逝?是毒蛇?还是亲杀?落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黄正蓉呆坐着傻傻地看着远处,曾显文坐在黄正蓉对面,二人相对无语。

  【完】